首页 成语接龙文章正文

威风扫地(尾巴挂扫帚威风扫地)

成语接龙 2022年08月08日 13:45 268 admin

最近英国又把矛头指向中国。旧帝国虽然早就倒了,但它那根深蒂固的殖民优越感,以及操纵其他国家和地区敏感问题的老习惯,一直都是治不好的。中国百年屈辱的开始,一直困扰至今的西北西南边界之争,都是拜这个始作俑者所赐。同样清楚的是,强横的大英帝国,只认瞄准长江岸边紫色应时的大炮,只认朝鲜冰天雪地里锋利的突击舰。今天,我们来回顾两件旧事。这段历史很少提及,发生在当年的新疆。

数字一(one)

世界第一第二高峰下,有殖民者的幽灵。

近代以来,英国对中国西藏的侵略尽人皆知,对新疆的长期渗透也由来已久。英国不仅将阿克赛钦盆地纳入英印版图,使印度一直与中国纠缠不清,还多次插手中国西北边疆的动乱。19世纪70年代,中亚的阿古柏入侵新疆,英国就想把南疆从中国分裂出去。为此,它出钱买枪,开枪射击,大力支持阿库博。奥斯曼帝国的大量军事人员和军火也通过印度转移到了阿古柏。多亏了清末的一个左唐宗,平定北疆后,刘锦棠迅速入侵天山南麓,消灭了阿骨打,保全了金瓯。

梅南江

19世纪90年代,利用清廷不能向西看的优势,英俄瓜分帕米尔高原。现在拥有世界第二高峰的塔什库尔干县,只是最初的“八塔”(以帕米尔高原命名的八个山谷地区)之一。中阿边境的瓦罕走廊是英国为了与俄罗斯有一个缓冲区而专门保留的。当时,英国和印度政府对俄罗斯没有军事优势。看看非洲和中东笔直的国界,再看看英国炮制的从喜马拉雅山到昆仑山的所谓麦克马洪线、马姬野-杜内尔线、约翰逊线,你就明白为什么中亚和南亚的南疆逃不出大英帝国的算计了。

英国向来如此。在军事上占优的时候,用强舰优势炮轰门。高山挡住了力量,就披上文化的外衣进行渗透,然后极尽挑拨他国内部分裂之能事。20世纪初,两个英国年轻人进入新疆南部,一个是英国军官扬·赫斯本,另一个是他的助手马尔加尼。前者是1903年带兵进藏的罪魁祸首荣;后者的身份更重要,他的中文名字是乔治·马戛尔尼英国领事。他的祖父是马加尼,在乾隆年间第一次率领英国使团来华,父亲马格里最早是洋枪队的一员,后被李鸿章重用。李鸿章肆意杀害囚犯。太平天国国王高永宽被杀后,马格里娶了高永宽的女儿,生下了英国领事乔治·马戛尔尼。

马继业

这两个人不是来探险的,是为英印政府渗透南疆踩地的。后来,乔治·马戛尔尼英国领事定居下来,开始接触华侨,收集情报,并成为英印政府在喀什的第一任总领事。南疆的英国侨民很少。所谓侨民,就是留在中国的印度商人。

此时,mainland China内乱不断,新疆地方政府对偏远的南疆控制无力。英国很快就有了领事裁判权、贸易免税以及设立邮局等一系列特权。他一边搜集有关新疆的情报,一边引诱当地人加入英国国籍,同时贩卖毒品和军火。贸易券原本是英国华侨的免税证明,不是国籍证明。不过,乔治·马戛尔尼的英国领事在当地分布很广。任何持有贸易票的人只需要注册就可以被视为英印侨民。后来连人都不用来了,找人代登记就可以入籍了。

支持其他国家的反对势力,特别是分裂势力,是英国的一贯做法。此后,南疆几乎所有的大事都有英国的影子。1933年在喀什成立“东突厥国”是严重的分裂国家行为,背后的主谋是英国领事馆。当时西北司令马仲瑛被盛和苏联红军打败了。他退守南疆后,正值伪政权开打,马仲英的骑兵挥刀将其斩杀,弄得一片混乱。几名没被抓到的头目寻求英国庇护,马仲英随即炮轰英国领事馆。但马仲英赴苏,马虎山接掌兵权时,又违抗马仲英的意志,与新疆省军再次交战,但英国立即站在马虎山一边。马虎山战败后能逃到印度,也是英国领事馆的安排。如何搞乱其他国家,是英国选择支持对象的首要标准。

注射毒品

先拔旗,十二年后再把装甲兵带回来。

塔什库尔干,帕米尔高原群山环绕,原名普利,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在清朝,无论是平定大纣和卓、张格尔的叛乱,还是抵御阿古柏的入侵,当地都有一个土生土长的高地人,始终与国家站在一起,以一个弱小的族群封锁了战乱不断的边境,代代相传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这就是被称为帕米尔雄鹰的塔吉克人。

什库尔干

普利县是新疆与印度、阿富汗、中亚的重要边境点。英国驻喀什总领事馆设立后,又在普利设立了英国代表处。当地没有英国和印度侨民,机构是收集情报,走私香烟和枪支。

1938年,红西路军400余人在迪化(今乌市)新兵营成立,应盛之邀,派一批人员到南疆工作。四川宣汉干部胡建被分配到普利边防大队当队长。爬上巍峨的帕米尔高原,胡建被普丽的景象激怒了:英国代表处是县城最高的建筑,俯瞰全城。边城没有中国国旗,而是大英帝国的U型旗。

塔吉克士兵说,该机构的旗杆是他们的无线电天线。

独自一人在边境,胡建无法呼吸。他飞奔到英国代理处门前,勒住马,前蹄重重地落在石板路上。士兵们也让他的马一直站着,嘈杂的蹄声引来了署里的质疑。塔吉克青年向导冷冷地说: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马的前蹄在石板路上。

领导陈潭秋对胡建说,一定要利用这次机会,整顿蒲圻的边防,做出一些实际的成绩来。胡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利用英国代表处对面一座比英国代表处还高的废弃石堡,修建营房,升起旗帜,严密监视代表处的活动。

边卡大队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少数民族官兵,一部分是经西伯利亚来到新疆的东北志愿军。平时军纪不严,民族不团结。这位红军干部的举动立即赢得了副县长卡尔·万霞、副大队长斋米尔和他的儿子、连长马德约夫的好感。胡建秀的营房不用人的力量,命令比安卡旅自己干重活,带头抬瓦砾,这在旧军队中很少见。

胡建除了规定禁止吃空和体罚之外,还为少数民族士兵建了食堂。经过一番整顿,边卡大队焕然一新。胡建亲自带队,重新检查了近千里的防线,确定了检查站的位置,包括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等地。在路上,他们遇到了许多越境的强盗。翟米尔父子等塔吉克官兵熟悉雪山地形,英勇作战,每次都把土匪赶出了国境。重要的是,俘虏们缴获了大量英国领事馆走私违禁品的证人证据。

明铁克路是通往克什米尔的重要通道。英国代办沿途设置了情报网,翟米尔父子带着骑兵,在这里得到了很多证据。看到胡在埔里做群众工作,英社买不到东西,“先生们”就出来偷羊,被当场抓住,一起录了案。

英国领事馆也没有闲着。他们鼓动喀什的省骑兵团两个连发动叛乱,逃往边境。在交火中,胡建受了枪伤,但他仍然指挥部队消灭了所有叛军。当时省骑兵第48团奉命随比安卡旅平叛,该团率领的两个骑兵连长也是红一、西路军的干部。周纯麟后任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团长,55年被任命为开国少将。曾是八路军129师骑兵团团长,抗日战争中牺牲。

时机一到,胡建县收集了所有的证据,在埔里县召开军民会议,把英国机构的人叫来,当场出示了证人和物证,包括他们偷羊的丑恶行径。然后写一份详细的报告,连同证据一起提交给新疆当局。盛蔡氏终于火了,下令将英国驻埔里代表处赶出南疆。

胡建命运多舛。正当他在埔里干得风生水起的时候,苏德战争爆发后,盛倒向蒋介石,在包括胡建在内的新疆逮捕共产党员。他被囚禁了五年,直到1946年张治中主政新疆时才被释放。回到延安后,他立即被派往东北,参加组建东野特种部队。

战车团到达乌市,战车团团长胡建在右。

1949年9月,第一野战军进军新疆,四野战车5团装甲营提前从天津出发,82天行驶4390公里。星夜过后,所有的装甲车都坏了,战车团的团长是胡建。这是他第二次来新疆。作为进军新疆的先遣部队,战车团率先到达迪化,迅速接管了城防。

在帕米尔高原的这场比赛中,胡建是一个勇敢的人。重要的是,对手不是养尊处优的废物,而是一群敢于爬冰卧雪,铤而走险,闯祸的强盗。

例如,荣何鹏,一个常年去雪山和沙漠的人,对他的艰辛和冒险感到自豪。他在英国克利夫顿学院的校训很简单:只有拥有健康的身体,才能拥有健全的心智。正是这种教育造就了一代富有冒险精神的殖民商人。相比之下,我们那些花言巧语空漏洞百出的大学校训又有什么能影响学生实际去实践呢?

乔治·马戛尔尼英国领事,一个中英混血儿,鄙视自己的中国血统,也很少提及自己的生母。这个人不仅搞间谍活动,还疯狂盗窃中国文物,从来不感到丝毫愧疚。提这个人怕头衔不全的,可以把英国间谍、著名文物大盗放到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长面前。

当时只有20多岁的胡建,奔赴异常严寒的帕米尔高原,组织塔吉克同胞,一举歼灭英国特务机关。他告诉这些老牌殖民帝国,中国有不怕任何艰难险阻的军人,包括中国红军。

简建国成为装甲兵副参谋长。

3

我一分钟都等不及了。给我一把大锤。

新疆和平解放后,东疆重镇哈密、南疆重镇库车等地发生纵火抢劫案。犯罪的不是土匪,而是新疆的中央军,哈密抢走了中央银行暂时存放在这里的大量黄金。解放军的部队到达新疆后,乱兵抢掠的情况就停止了。

新疆军政当局已发布和平起义,解放军部队即将到达。此时的迪化城,白天谣言四起,夜晚枪声不断,局势极其混乱。

1950年初,原阿山专员乌斯曼发动全面叛乱,战火遍及天山北麓草原谷地。驻疆部队出动骑兵、飞机、装甲车镇压。乌斯曼与解放军转圈作战,对地形了如指掌,以至于部队多次未能通过。三月,东江重镇义乌被姚乐伯为首的帮派包围,连续进攻四十天。在此之前,乌斯曼已被解放军打了多次,态度摇摆不定,突然掀起全面叛乱。肯定是有原因的。

乌鲁木齐南城墙老照片

一系列的骚乱,随着几名重要潜伏特工的落网,原来这些事件的背后,是美国领事馆在串联煽动。

英国和美国在迪化的领事馆建立于1942年。当时迪化没有英美侨民,是在盛蔡氏倒向蒋介石,国民党中央军即将入疆的形势下出现的。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1949年初,英美欲制造和利用民族冲突,试图使马青海布防主力退入新疆,与当地分裂势力合并,使新疆完全独立。姚博思、梅斯伍德、伊敏、艾莎等人到新疆各地煽动,是与美国领事、副领事鲍茂勋、马克南反复研究后作出的决定。乌斯曼的暴乱是马克南策划煽动的。解放军进迪化前,美国领事馆的人都溜了,把留下的摊子留给了英国领事馆。

进疆部队接管迪化后,谣言不断发酵,如“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美国即将打到北京,共产党守不住了”、“乌斯曼大获全胜,解放军死了很多人”等。,流传甚广,影响极坏。

经过分析发现,这些谣言有两个特点。第一,大部分是怕美、崇美,重点是美国原子弹有多可怕,美英联合起来有多强大;第二,外部消息很快,朝鲜战争的消息当天就能到达迪化。香港的报纸第二天就会知道新疆驻军的调动。由此判断,造谣者有国际背景,有秘密电台。

只有英国驻迪化领事馆能做这种事。

警官们在与维吾尔族人的接触中很快证实了这一点。一个老阿不都问,你真的要跑回你的嘴里吗?为什么好人总是打坏人?(在我口中,新疆习惯称之为内地)

解放军不能再待下去了。是阿布杜去英国领事馆看病,听了领事馆的中国员工说的话,才不厌其烦地告诉大家。甚至在不久的将来,乌斯曼被追逃到青海。入疆部队曾在最远的帕米尔高原插过八一军旗,还在编这种可笑的谎言,可谓执着。

大北江

英国驻迪化领事霍尔姆斯,中文名何仁志,出生于中国镇江。他的父亲是晚清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何仁智中文流利,去过英国的医学院,以前以行医的名义接触大众。和正常的医生不同,这个人总是问一些和自己病情无关的事情,比如解放军的到来,生活的变化,一个月有多少面粉,吃了多少次羊肉等等。如果有人直接提供政府和军方的信息,那就更受欢迎了。精心制作各种谣言最狡猾的方法就是让雇佣的中国人去传播。

何仁志极其嚣张。他不仅不配合例行检查,还敢推哨,还声称我们不尊重尊贵的英国外交官,将去联合国起诉。公安干部在告诉他,中英没有外交关系,你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英国侨民。去哪里起诉我们不感兴趣,但是你必须接受中国政府的管理。何智仁对此根本不听,拒绝执行限制出行和参加政治集会的规定。

如此猖獗,我们决定查封英国驻迪领事馆。不出所料,发现了大量枪支、电台、密码本和间谍设备,旗杆上的无线电配件还在使用。在物证面前,何仁志不再狂妄。只是当他交出一个保险柜的钥匙时,还是无可救药的反抗,说找不到钥匙了,那你明天再来吧?

带队的李光庆主任跟他说,我一分钟都不想等。立刻派人去拿大锤。

有些人只相信绝对的权力。

何仁志知道完了,只好从身上掏出钥匙。保险柜里,是新疆政治、军事、经济信息和暗语的密件,如“兰州来电,务必注意教堂建筑上的海报”“九尾狐已进山,罐头不够”。至于是什么意思,不是这篇文章应该知道的。

威风扫地(尾巴挂扫帚威风扫地)

往事历历在目。英美一直是一体的,连颠覆的手段都是一样的。能动武就拿,不能动武就巧拿。对待其他国家、边界、民族问题是他们永远不会放下的重点。至于舆论宣传和文化渗透,他们早就玩得很好了,造谣能力天下无双。很多国家都中招了,但也不能被这两个老牌帝国主义蒙蔽。

发表评论

成语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Robots|THML地图|XML地图

备案号:豫ICP备120143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