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成语接龙文章正文

淫叫

成语接龙 2022年07月25日 07:24 1208 admin

《西北雨》著,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11月初,继和《伤逝》之后,后浪出版社出版了童小说《西北雨》的第三个简体中文版本。

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台湾作家童的小说《西北雨》获得了台湾省文学奖和《联合报》文学奖。我们可以从他的文字中看到魔幻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内向等多种风格,但不能用一个具体的词来概括他。罗怡君曾说:“童戈薇的恐怖之处在于,他能解释别人,却没有人能解释他。”

童薇阁

2004年夏天,童开始创作他的第二本小说《西北雨》。历时5年写作,约5万字删改,正式出版。深受台湾省小说家袁影响的童说:“我第一次看到‘西北雨’这个词,是在小说家袁的小说《天顶之父》里。”天顶之父描述了一个婴儿对与他同行并突然死去的父亲的“真实却单薄”的印象。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两位重要的台湾省籍小说家在这场西北雨中对比的隐秘痕迹。在2010年中国台湾省文学小说奖决赛上,《西北雨》全票胜出,获得了这个年度大奖,这甚至让现任评委吴都大加赞赏:“读《西北雨》,可以说是彻底颠覆了我原来的小说训练或阅读习惯。”

《西北雨》讲述了一个家庭的命运。四代逃亡流散,死亡却一直存在。童薇阁用诗意轻盈的语言和多重变化的人名,让大家去回忆,去想象,去梦想,去写作。在各种类似谵妄的碎片化叙述中,亡灵复活行走,恍惚停滞的气息弥漫在字里行间。

童小说《王考》、《无伤之年》和《西北雨》

随着小说家们练习更加复杂的时间折叠技巧,《西北雨》形成了一个无尽的故事,作者长期关注的死亡、命运、对乡村的迷茫等命题也在故事中被折叠。因此《西北雨》被认为是童总结前两部小说和《伤逝》的代表作。被称为台湾“新乡土文学作家”的童说,“回到乡土之后,它可能用尽了我所有的文字,只是为了用写作来抵抗我自己的毁灭,或者用写作来抵抗我自己的毁灭。这是我的写作,也是我的困惑。我的困惑不是我写就能解决的,但问题是清楚的。”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曲鹏)

西北雨(节选)

文|童戈薇

别担心。如果别人再问,我就撒谎说我还记得那天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阳光透过雨后的云层,由远及近,几束光线斜斜地落下。强风破浪,分开岛上的杂草,不时露出黄黄的肚皮。行道树枝叶摇曳,蝉鸣如潮,时明时退。

那是六月的一个星期四。下午,我跟着校道队出了小学大门。我拉着书包的拉杆,像拖着一个登机箱,刻意而缓慢地撞击着人行道上的地砖,蹭着路队的背影。过了几个路口,路队就散了。我收起我的撬杆,背上书包,开始跑。

淫叫

那一天,我十岁了。

我想找到我妈妈。我人生中第一次主动去看望她。

我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第一个活人是我妈。

我认识的第一个死人也是我妈。

从我刚学会走路开始,每个月的第二个和第四个星期天,我妈都会死而复生,来到我爷爷家,带我出去。

在那些日子里,我总是醒得很早。我躺在床上,手里拿着妈妈给我的模型车——我记得是一辆黄色的垃圾车——睁着眼睛,看着晨光亮起,等着妈妈过来按门铃。

睡在我身边的是我的父亲。他喝醉了。他经常喝醉,但每个周六晚上,他都会喝得很醉,很老实。所以在我妈复活的那些早晨,他总是睡得像石头做的弓,一个人静静的在他压下来抱住的空氛围里做梦。

在父亲的卧室和我的卧室外,总是一起早睡早起的爷爷奶奶,现在也一起在客厅里徘徊。我爷爷在温顿做长寿操。我奶奶扫地,掸灰,戴老花镜记账,一个上午算账一整个星期。

出了客厅,穿过过道,在另外两间卧室里,姨妈和姨夫,一对双胞胎,分别睡着了。我姑姑戴着发网和眼罩,牙套叮当作响。舅舅把打着石膏的左腿高高地举了起来,以一种真实空状态下才能达到的睡姿,在床上努力补觉。

这栋位于城市二楼的房子里,光线昏暗,没有一盏灯亮着。

因为我家一向节俭。

我的家庭,以各种自信和被称赞的方式,已经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好几代。很久以前,我的一个远祖——姑且说是我的曾曾祖母——去世了,她的灵魂在城市的光盾下漂泊。环顾四周,她找不到一个裂缝或通往冥界的入口。

她不得不回到我的家庭。

我家是那么整洁,所以当我的曾曾祖母漂回来的时候,她会发现她的身体已经被我们烧焦了。她住过的最后一个房间,以及她生前在房间里积攒的一切,都已经被我们瓜分了。她找不到自己的身体,甚至找不到一套旧衣服来包裹自己的灵魂,好让自己伪装成一个活生生的人,行走在我们中间。

我们开了个家庭会议,左搬右搬,最后腾出一个废弃的挂钩,让我的曾曾祖母的灵魂像壁画一样挂在墙上。

阳光伤害了她,夜露治愈了她。一只狡猾的壁虎不停地跑来抓她。不停运转的时钟给她刻上了一个声音。我的曾曾祖母的灵魂不会再哭泣。在她漫长的死亡期间,在她无所事事,无处可去的时候,她只是公然面对我们,不停地发出一种半哀怨半淫荡的电波。

我们再开一次家庭会议,讨论让她平静下来的方法。

我们就是这样一个自信、节俭、整洁的家庭,我们决心默默集体消化逃离这个自我家庭的亡灵我们决定,从现在开始,我们每个还活着的人,必须轮流放弃一点时间,放弃自己的身体,借给我的曾曾祖母,让她把自己打成碎片,四处流浪,永远和我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后来我的曾祖父相继去世,我们就一个个收留了他们。

我们有了新的美德:团结。

一定是从那以后,我家的每个人,即使在这个城市里开了枝叶,也还是或多或少保持着拼装车的样子。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点资讯站”。全省600多家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报道!我要举报。

发表评论

成语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Robots|THML地图|XML地图

备案号:豫ICP备12014319号-1